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参考网 > 教育论文 > 文教资料 >

翻译教学之地名翻译_真钱斗牛赌博

2019-03-22 07:58 来源:学术参考网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通过追溯“河”与“江”两字的起源、中华文化的发祥、发展,说明“河”字在中华文化表达中作为主流文化,即官音,而存在;通过追溯中国地名翻译的起始与发展,说明英语译成汉语时,用“河”字翻译所有外国的河流。这就是为什么外国无“江”了。


  关键词:河;江;地名;翻译;


  引言


  在学习地理时,很多学生不禁发问:为什么中国有江又有河,可是世界其他国家只有河?


  在外国的河流翻译中,汉语总要跟着“……河”而不是“……江”,外国怎么就没有“江”?


  一、中国“江”、“河”之由来


  中国的“江”和“河”之分主要是历史的原因形成的。最早的“河”和“江”见《说文解字》([东汉]许慎)的解释:


  1.1河he(名)


  (1)(形声。从水,可声。本义:黄河)


  (2)“河”字造字之初就是指黄河。见《说文解字》:“河”本义指黄河,河水出敦煌塞外昆仑山,发原注海。相关例子有:导河积石(出自《书禹贡》);河阳之北。(出自《列子汤问》);三豕涉河(出自《吕氏春秋慎行论》)。又如:河埂(黄河河边之地):河湟(黄河与湟水):河朔(泛指黄河北岸的地方):河洛(黄河与洛水):河堑(黄河沿岸的壕沟);


  (3)后来指河流的通称,如:南方无河也,冀州凡水大小皆谓之河(出自《汉书司马相如传》)。


  1.2江jiang(名)


  (1)(形声。从水,工声。本义:长江的专称)(2)“江”本义指长江,相关的早期记载有:江,江水也。江之永矣(出自《诗周南汉广》);滔滔江汉(出自《诗小雅四月》)。


  后来“江、河”逐渐演变为通称,南方的河流多称“江”,如:“珠江”、“沅江”:北方的河流多称“河”,如:“洛河”、“渭河”、“漳河”。


  在上古时代,汉语以单音节词为主,在许慎的《说文解字》中,许多河流名称都是单音节的词,如浙(江)是指水向东流到会稽郡山阴县叫浙江,按《玉篇水部》:“浙,发源东阳,至钱塘入海”。还有湘(江),珠(江),淮(河),洛(河)等。随着汉语言与外来语言的融合,尤其是汉代以后双音节词逐渐增多,多音节词开始大量涌现。“河”、“江”“水”(水,指河流。《诗经卫风氓》:淇水汤汤。)这样的专有名词就变成了通用名词,所以有了现在的“……河”,“……江”“……水”这样双音节或多音节的河流名称。但是大部分的多音节河流名称是后来取的,比如浏阳河原名浏水,后因为浏阳城而更名浏阳河。随着社会的发展,南北逐渐形成了这样的习惯说法:


  1.3地域上的区别(南“江”,北“河”)


  比如中国南方的河流多称为“江”,例如:长江、珠江、钱塘江等等。北方的河流人们多称为“河”,例如:淮河、渭河等等。可见北方人习惯把河流称之为“河”。人们对江河名称上的南北区域划分和传统划分略有不同,西藏、四川、重庆、湖北、江西、浙江(含)以南多称“江”,以北多称“河”。


  虽然有由于地域原因形成了这样的大致观念,但象北方的嫩江、鸭绿江、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等“北方的江”成为例外。这些“江”是明清时期,尤其是康熙年间的全国性大测绘时期命名的。虽然黄河与长江流域是中国文明的发源地,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但是黄河流域的文化最早发育成熟起来,因而成了中国文明的最早发祥地。另外,中国历代王朝的都城都设在黄河流域,“河”字在表述河流时始终被当作官语。“江”在历史的进程中,因为长江比黄河长且流量大,逐渐地在人们的观念中形成“流量大的河流为江”。因此这样的观念也影响了后来的康熙年间的全国性大测绘时期命名。他们命名的原则基本是以原已有之名拟名,若无名需设立新名,则以官语或官音为主,但袭用惯用之名。


  因此就有了中国的“江”和“河”之由来。


  2.外国只有“河”而无“江”之由来


  最早的外国地名汉译当属明朝天启年间李之藻等译刻利玛窦《坤舆万国全图》。之后,西班牙人庞迪我奉命翻译《万国全图》。之后不断增补,世界地图翻译出来,使当时的中国人开阔了眼界,能具有五大洲的观念。在翻译中地名的选词、用词不断趋于规范化。康熙年间进行了《皇朝全览图》测绘,康熙帝命耶稣会士在全国进行一次测绘,历经30余年成就《中国新地图》。中国地名取名开始规范化,而翻译地名也有了一定的原则,在清朝洋务运动时期,清政府设立了数家专职翻译机构译介西学,其中江南制造局翻译馆的西方学者傅兰雅(JohnFnyer)在继承了前人翻译惯例的基础上,制定了翻译方法指导即《江南制造局翻译西书事略》。关于科技名词的翻译,他总结了如下三条:一、华文已有之名。设拟一名目为华文已有者,而字典内无处可察,则有二法:1.可察中国已有之格致或工艺等书,并前在中国之天主教师及近来耶稣教师诸人所著之格致、工艺等书;2.可访问中国客商或制造或工艺等应之此名目等人。二、设立新名。若华果无此名,必须另设新者,则有三法:1.以平常字外加偏旁而为新名,仍度其本音,如镁,钟、矽等;或以字典内不常用之字释以新意而为新名,如铂、钴、钾、锌等是也;2.用数字解释其物,即以此解释为新名,而字以少为妙,如氧气;氢气、火轮船、风雨表等是也;可用华字写其西名,以官音为主,而西字名音亦代以常用相同之华字。凡前译人已惯用者则袭之,华人可一见而知西名;所已设之新名,不过暂为试用,若后能察得中国已有古名,或所设者不妥,则可更易。三、做中西名目字汇。凡译书时所设新名,无论为事物人地等名,皆宜随录于华英小簿,后刊书时可附书末,以便阅者核察西书或问西人。而各书内所有之名,宜汇成总书,制成大部,则以后译书者有所核察,可免混名之弊。在中国地名翻译中其实也遵循了以上翻译方法指导,即1.沿袭已有之名;2.用华字(现在是普通话汉语拼音)写其西名(即用通俗汉字音译),以官音为主,而西字名音亦代以常用相同之华字(即音译某些音节时所用汉字固定下来)。凡前译人已惯用者则袭之。因此就有了用“以北方方言为基础”的官音“河”字来翻译西方所有的river,并且这样的惯例一直延续下来,以至于在现代地名翻译中逐渐形成了一套模式:用汉语普通话发音的拼音字母拼写中国地名,用规范的、通俗的汉字翻译外国地名。这不仅是中国的统一标准,而且是国际标准,全世界都要遵照使用。


  3.中英语地名翻译常用技巧


  3.1中国地名译成英语之技巧


  (1)专名是单音节,通名也是单音节


  这时通名应视作专名的组成部分,先用普通话拼音译并与专名连写,后重复意译,分写,在某些情况下,根据通名意义,不同的汉字可英译为同一个单词。还以河流名称翻译为例:“江、河、川、水、溪”英译为river:长江theChangjiangRiver、淮河theHuaiheRiver(河南、安徽、江苏)、汉水theHanshuiRiver(陕西、湖北)、韩江theHanjiangRiver(广东),但黄河长期以来被译成theYellowRiver。


  (2)专名是双或多音节词


  这种情况,只需用汉语拼音的专名加上通名的英语翻译。例如:嘉陵江theJialingRiver(四川)、永定河theYongdingRiver(河北、北京、天津)。但是少数民族地区的地名发音除了遵循汉语拼音普通话发音,还尊重当地少数民族语言的发音。所以塔里木河TarimRiver、雅鲁藏布江BrahmaputraRiver等等。


  (3)译成拼音地名中的符号不能省略


  拼音地名中的符号如果省略就会造成读音甚至语义错误。翻译以拼音I,a,o,e开头音节连接在其他音节后面的时候地名时,拼音中有隔音符“’”和“U”上的两点不能省略。如果省略不用,音节的界限易生混淆。例如:


  1)建瓯市Jian’ouCity(福建);


  2)第二松花江theDi’erSonghuaRiver(吉林);


  (4)汉语拼音U行的韵母跟声母n,l拼的时候,U上面的两点不能省略。如果省略,就会造成误解。例如:


  1)(山西)闾河theLUheRiver(如果省略u上面的两点,就变成theLuheRiver芦河、在江西);


  2)(台湾)绿岛LUdaoIsland(如果省略u上面的两点,就变成LudaoIsland鹭岛,在黑龙江海林)。


  3.2外国地名译成汉语之技巧


  英语人名、地名,有工具书可查,全国统一,非常方便。我国出版的《新英汉词典》《英华大词典》正文中都列有英美等国家的重要地名。1979年6月15日联合国秘书处通知:[从1979年6月15日起,联合国秘书处采用“汉语拼音”的新拼法作为各种字母文字转写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名和地名的标准。1979年9月联合国第三届地名标准化会议关于中国地名拼法的决议:建议采用汉语拼音作为中国地名罗马字母拼法的国际标准。至此中国人名地名的翻译国家标准和国际标准建立。该标准遵循的原则基本和前文所说的傅兰雅(JohnFnyer)在《江南制造局翻译西书事略》制定的翻译方法指导的精神基本一致。一般地名翻译方法归纳如下:


  (1)外国地名一般只有专名,不带有通名。带有通名的就直接意译,译成汉语时要按汉语惯例,用规范的、通俗的汉字翻译出专名,再加上汉字通名。如(下列下划线的英语或汉语都是通用名词,其中汉字通用词翻译时加上的前有+):Thames泰晤士+河、Tigris底格里斯+河、Volga伏尔加+河、Mississippi密西西比+河等。


  其中fall,gulf,mountain,port,river是通用名词,后缀burg按音译“……堡”,-shire按意译“……郡”,st.是saint的缩写,原意为基督教追封的圣徒,意译为“圣”是再恰当不过了。此类翻译在地名翻译中基本固定下来了。


  (2)在翻译地名选词时要用我国出版物沿用已久的名词,不要另起炉灶,地名如“Plymouth普利茅斯”,“Johannesburg约翰内斯堡”等。


  (3)用音译,慎用意译及以音谐意,如地名Longbridge,PleasantHill,译成“朗布里奇”,“普莱曾特希尔”,不译成“长桥”,“令人愉快的山”。RedRiver红河例外。


  (4)地名若有两个词,则不间隔,如“LosAngeles洛杉矶”,“LasAnimas拉斯阿尼马斯”。


  (5)具有较明显的外来民族特征的姓名,按原民族语言译音,如Skolovski“斯克沃夫斯基”(波兰语发音),其余按英语发音习惯处理如Skolovsky“斯科路夫斯基”(英语发音)。


  结语


  地名是历史的产物,传承着文化传统,是国家领土主权的象征,是日常生活的向导,是社会交往的媒介。在信息化社会中,地名在国际政治、经济、外交、外贸、科技、文化交流、新闻出版以及社会生活方面都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地名以其独特的隐含义还广泛地应用于商业广告、科技术语和其他应用文体中,并且具有不同的隐喻映射意义。“地名是一条不息的河,它在我们面前流淌。”对于地名,地名专业人员如此形容。这表明地名翻译工作是一个长期的生活体验和知识积累的过程,是对时代的感悟和与工作经验的有机结合,需要多学科的合作,才能提升地名的认知水平。如闻名于世的英国皇家天文台旧址Greenwich[grinid8],在19世纪末译为“格林惠契”(这显然不是“以北京话为标准语音”的译名)20世纪30年代又译为“格林威池”(让中国读者以为是一水池),到50年代后译为“格林威治”(译音不准),直至80年代改译为“格林尼治”译音,才得到正确表达。学习地名翻译规范化相关知识,不仅有利于促进国际科学文化的交流与合作,而且也有助于深入理解不同语言之间的差异。本文来自《上海翻译》杂志

相关文章
首页 导航 电脑版
学术参考网 · 手机版
m.eande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