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参考网 > 文学论文 > 喜剧表演论文 >

试析乌衫在白字戏表演艺术中的重要性_能兑换真钱的赌博游戏

2019-01-08 09:23 来源:学术参考网 作者:未知

  摘要:白字戏是在海陆丰地区盛行一个剧种,历史悠久,剧目丰富多彩。在2006年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本文主要为两大部分,一是概说白字戏的历史,二是分析乌衫在白字戏表演艺术中的重要性。


  关键词:乌衫;白字戏;表演;戏曲


  1005-5312(2014)29-0189-01


  在20世纪50年代潮剧与白字戏被国家定义为两类剧种,潮剧在潮汕地区流行,白字戏在海陆丰地区盛行。但在历史上都是同一个剧种,也就是白字戏,直到晚清后期,潮州白字戏连续的改革创新,这样才与古典传统的海陆丰白字戏形成了差别。本文对白字戏的历史进行梳理概述,并就乌衫在白字戏表演艺术中的重要性这一理由作深入的研究。


  一、白字戏的历史概述


  白字戏的历史源远流长,是一个典型的多声腔(广东音调较多的理由)的古老稀有剧种。在明初可能更早由闽南流入海陆丰,当地民间艺人取其精华,于是就形成浓厚地方特色的白字戏。在潮州地区就称潮剧为“潮州白字”,叫海陆丰白字戏为“老白字”或“南下白字”;“老白字”由于历史和地域的理由,极少变化从而基本保留早期白字戏的韵味。白字戏就这样在海陆丰扎根下来,在粤东地区广泛传播,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一致好评,戏艺表演精彩独特。令人感到高兴的是在2006年白字戏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白字戏的戏曲唱腔主要以曲牌联缀体为主,唱腔曲调与正字戏的正音曲很是接近,主要分为重六调、反线调等等,民歌小调,如“啊咿嗳”衬词拉腔主要起辅助作用。白字戏腔调特点是质朴绵软、委婉细腻,演唱的形式主要是“一人唱,众人帮”。常见的行当有老生(长须)、花旦、婆、文生(小生)、乌衫等等。本文主要是分析乌衫在白字戏表演艺术中的重要性,由于篇幅的限制,其他角色就不作分析了。白字戏表演艺术形式极为丰富、戏曲语言、动作细致传神、戏曲内容富有生活气息和地方色彩。这样极大的吸引当地人。在过去白字戏的演唱者主要来自“童伶制”培养艺员,所以大多是未成年人。白字戏剧目极多,代表性的剧目有《桃花过渡》、《蓝继子》、《竹青记》等等。


  新中国建立后,白字戏获得了新生和发展,剧团不断壮大,剧目也在增加。其中就有大量的“乌衫”角色,例如《陈三五娘》、《白蛇传》、《张碧英投庵》、《蓉娘》等等。在这些著名的剧目中,“乌衫”角色的成功塑造,出色的艺术表演为白字戏的发展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二、乌衫在白字戏表演艺术中的重要位置


  乌衫属于传统剧目中的“青衣”,在我们当地号称哭旦,同为四大门类的“旦”角,过去全由男性主唱,今天则以女性为主。乌衫的表演一般庄重娴静、温婉贤淑,以唱功为主。综合来看,乌衫的唱腔旋律悠扬,婉转细腻。扮演者一般都是端庄、典雅、正派的人物,以贤妻良母为主,也有贞节烈女之类的人物。年龄跨度比较大,一般都是由青年到中年。在表演艺术上主要是以唱工为主,演员的动作幅度相对较小,行动都很稳重。这样的表演艺术对白字戏的延伸发展有很大的作用。


  (一)乌衫表演者联系生活实际,增加了白字戏的灵活性


  白字戏很多剧目都是来源生活实际,乌衫表演者也是体悟其中的奥妙。例如《秦香莲》。这出剧曾在当地广受欢迎。这故事是在包公案里的一个很有名段落,讲述北宋年间,陈世美中了状元,因贪图荣华富贵,诈言未娶,被招为驸马。原配秦香莲携儿乌衫在白字戏表演艺术中的重要性.带女进京寻夫,陈世美为避欺君之罪,狠心不认,又谴韩琦杀妻灭口。三官堂内,香莲哭诉冤情,韩琦怜其经历,不忍相残,舍身相救。香莲愤然投告开封府,公堂上与皇族对执公堂,欲讨天理,包拯不惧权势显大义,怒铡陈世美。


  该剧成了白字戏经典剧目之一,海丰白字戏剧团演员马四香在表演时把表演和生活实际结合起来,整场演出了秦香莲的悲与哀,唱出了一个被遗弃的善良妇女的凄楚、衰怨。演出了她恨与其忘恩负义结发人陈世美,让观众感动至流泪。演员的一举一动都来自于生活的点点滴滴,能把秦香莲对丈夫的爱和之后背叛的恨渲染的十分到位,感人至深!


  (二)乌衫表演者揣摩人物形象,丰富了白字戏的内涵


  乌衫表演者经常需要揣摩人物形象,这对白字戏的内涵扩展有着巨大的作用。最为典型的就是《秦雪梅》。秦雪梅是白字戏剧目中正面的典范人物,她的行为和过去的宗族社会对妇女的伦理要求如出一辙。秦雪梅是一个乡绅之女,在少女时代,就和商林有过一纸婚约,在古代尚未结婚就不可以洞房,这就是礼教伦理。秦雪梅对未婚夫失礼的行为敢于恼怒作色;不幸的是商林病死,秦雪梅并没有记恨商林曾经对自己的失礼行为,对商家的清贫也不放在心上,更不顾双方父母极力反对,抱定从一而终的伦理纲常,决心替商家守节。既然是商家的媳妇,那么就要孝敬公婆,守妇道。她常常受到很大的委屈,有的人骂她是心肠恶毒的寡,有的青年肆意的挑衅,她都忍气吞声。更为可贵的是作为母亲,对于妾生的儿子,就像自己一样,教育、饮食起居都一丝不苟,堪称孟母。可以肯定的是秦雪梅是按照封建伦理纲常塑造出来的完美的妇女形象。这只是众多的乌衫形象的一种,但深入人心,这既丰富了白字戏的内涵,又扩大白字戏的影响力!本文来自《中华戏曲》杂志

相关文章
首页 导航 电脑版
学术参考网 · 手机版
m.eande20.com